来自 世界历史 2019-05-30 21:5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vr彩票 > 世界历史 > 正文

日老兵揭慰安妇罪行:士兵排队泄欲像等着上厕

那些排队等待的日本兵在快轮到自己时,为了“不浪费时间”会拉下裤子做好准备,就像是等着上厕所一样。松本强调,慰安妇制度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图片 1

松本正义

曾随日本军队参加太平洋战争的一位日本老兵,揭露日军在战争期间强征慰安妇的野蛮行为,并敦促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过去的罪行道歉。

曾经主要任务是给日军发放安全套

91岁的老兵松本正义当天接受韩联社的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从1944年年初到1946年3月在日军第一军“固旅”第7大队当卫生兵。他在前六个月被派到山西省阳泉市盂县的大队本部。之后的一年半左右,他隶属于驻扎在上社镇的第一中队。

图片 2

松本当时的主要任务是给日军军官和士兵发放安全套,检查韩国慰安妇是否感染性病。

松本表示,在大队本部曾看到六七名韩国慰安妇逃无可逃的境地下,被迫成为五十多名军官的泄欲对象。在没有正式慰安所的情况下,慰安妇的处境极其悲惨。

“部队做的事只有捕猎妇女”

松本指出,当时日军把中国平民老百姓也看作潜在的游击队,因此经常攻击村落并“捕猎妇女”。他至今还记得“有漂亮的姑娘”这句中文,而且亲眼目睹日军找到漂亮女子后拉到部队轮*奸。

松本回忆说,当时一名上等兵为了“捕猎妇女”而进入居民房屋时踩到地雷被炸死,还有一名部队长与村长谈判,将下属抓来奸淫的七八名女子送回,取而代之领回来另外两名女子。而那个被地雷炸死的上等兵后来被安葬在靖国神社,理由是他为国家而牺牲。

图片 3

松本说:“当时没有真正打过什么仗,我们害怕居民会攻击我们。部队做的事只有捕猎妇女。”

松本所属的部队真正参与到战争中是在日军投降的1945年后。数千名士兵中650人阵亡,700多人负伤或逃跑,其余被关进战俘收容所,后来被释放回国。

日兵排队“就像是等着上厕所一样”

松本1946年回国后成为基督教牧师。起初,他并没有公开自己所看到的罪行,但在得知那名在猎捕中国妇女时炸死的上等兵被合葬在靖国神社后,参加了反对日本政界人士参拜靖国神社的运动。后来又在针对国家提起诉讼的战友们的劝告下,就日军犯下的罪行作证。

松本当天还接受了路透社的采访。他说,感觉自己像一个战犯,说这些事情非常痛苦,但必须说出来。

那些排队等待的日本兵在快轮到自己时,为了“不浪费时间”会拉下裤子做好准备,就像是等着上厕所一样。松本强调,慰安妇制度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日老兵揭慰安妇罪行:士兵排队泄欲像等着上厕所。韩联社的报道指出,他的这些证词直接反驳了大阪市长桥下彻日前就慰安妇发表的言论。桥下彻曾说,慰安妇制度在当时维持军队纪律方面是有必要存在的,当时世界各国都有慰安妇制度,为什么只有日本的慰安妇制度成问题。

松本就此表示,不只是日本做了这样的错事,但日本的确做了错事。“难道因为别人杀了人,你也去杀人就是对的吗?”松本还指出,日本首相应代表日本国民正式道歉,并对那些应得到补偿的人给予补偿。XLW

二战日军神风特攻队队员遗言:不是自愿去送死

图片 4

据英《卫报》3月1日报道,日本前“神风特攻队”队员、现年81岁的滨园重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年执行自杀式飞行任务,说为天皇而死是被人误导。

他在最后的遗言中写道:“妈妈,这将是最后的遗言。你只剩下数秒钟了。那种认为我们笑对死亡的说法是一个神话。”

“神风特攻队”没能创造奇迹,滨园重善侥幸死里逃生

1944年,日军在太平洋战场连遭惨败。为阻滞美军的海上进攻,日本军国主义组建了战争史上臭名昭著的“神风特攻队”,企图用飞行员的血肉之躯驾驶战机撞沉美军战舰,来挽回其已然注定的惨败结局。

自1944年10月起,日本海军先后组建8个“神风特攻队”,共有“神风特攻”飞机9000余架。“神风特攻”飞机多由轻型轰炸机或战斗机改装,设备简陋,但装有大量炸药。

1944年10月,“神风特攻队”在菲律宾莱特湾海战中首次出击击沉击伤多艘美军舰只后,日军更加疯狂地使用“神风特攻”飞机攻击美国舰队。

图片 5

然而,让日军失望的是,“神风特攻队”并没有创造奇迹。在莱特湾海战和冲绳战役中,“神风特攻”飞机共出击2550次,只击沉美国作战舰只43艘。

虽然,“神风特攻队”的自杀式袭击效果不理想,日本国内也对“神风特攻队”队员的价值产生怀疑,但到战争后期,日军为作最后的挣扎,仍旧让“神风特攻队”出击,因此,滨园重善仍被迫执行任务。

滨园重善是在日本于1941年12月轰炸珍珠港后志愿成为一名海军飞行员的。

1944年晚些时候,当滨园重善驾驶零式战斗机执行自杀式袭击时,战斗机在飞行时出现了发动机故障,被迫返回基地进行维修。

尽管对他持同情态度的机械师故意拖延修理工作,使他驾机执行自杀式任务的日期一再被推迟,但他仍难逃一劫。

对于当时的战场情景,滨园重善回忆说:“当时我们在想我们的死期到了。这是军队下达的命令,我们不能违抗。美军战斗机从上面的云层突然出现。我看到它们时已太迟了。

35分钟的近距空中格斗使我们中队只剩下我这一架飞机,我的飞机也遭到重创,我的脸和手都被烧伤。在空中格斗快结束时,我看到美军飞机向我飞过来。我确信我将在数秒钟内被打死。但是他们在飞近时,却转弯飞走了。

图片 6

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这些美国人为什么这样做。”滨园重善驾驶他遭到重创的飞机勉强回到日本本土。他说:“我全身都被烧伤。我的牙只剩下5颗。”

千方百计美化“神风特攻队”,为军国主义制造迷魂药

长期以来,日本一些右翼势力打着纠正“自虐历史观”的旗号,对日本在二战中的侵略行为进行“重新解释”,将日本空军“神风特攻队”美化成为天皇效忠的英雄,上演了一场场别有用心的篡改历史的闹剧。

据日本媒体《日刊体育》、《产经体育》等报道,目前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正在拍摄一部反映二战时期日本“神风特攻队”的影片。影片名为《我正是为你去死》,拟在今年晚些时候上映。

《我正是为你去死》通过在鹿儿岛县知览町经营食堂的中年妇女鸟滨登米的视角,描写“神风特攻队”队员的“真实精神面貌”,为他们创作“安魂曲”。鸟滨登米在日本人称“特攻队之母”。

二战时期,鸟浜曾经在“神风特攻队”所在地———日本鹿儿岛县知览町经营饭馆,据说还照顾过年轻的“神风特攻队”队员。这些年轻队员都在20岁左右。他们远离家人,被灌输日本武士道精神,要求“为天皇和国家而献身”。

影片主要展现“神风特攻队”队员像樱花一样,“在短暂的生命中绽放出最艳丽灿烂的青春”,完全避开战争的是非问题,片面赞美所谓的“神风特攻队”队员的“献身精神”和“青春形象”。

同时,影片还展现鸟滨“博大的母性胸怀”来宽慰“神风特攻队”队员们的恐惧。

此外,日本右翼分子在“新教科书”中,更是特意介绍了一个“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书,并在思考题中用心险恶地要求学生“阅读遗书和当时回忆录,思考战争中人们的心情”。该遗书写道:“舍弃一切,身赴国家安危,魂魄归国,化作护国之鬼。”

目前,日本这股歪曲历史的思潮不仅仅体现在美化“神风特攻队”上,还体现在参拜靖国神社等领域。对此,日本一些有识之士忧心忡忡地表示,这样的社会思潮对日本的将来绝无好处。

说他们想为天皇而死是歪曲事实,他们是被宪兵推上飞机去的

对于日本右翼分子歪曲历史事实,作为“神风特攻队”的幸存者,滨园重善不得不站出来,还原历史真相。

他否认了有关年轻的飞行员“为了表示对天皇的忠诚而非常高兴地驾机撞入敌舰船”的说法。他说:“我们说了那些我们应当说的有关天皇的话,但我们心里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我认为说他们想为天皇而死是歪曲事实。”

在60多年前的太平洋战争中,作为日军零式战机飞行员的滨园重善随着战局的发展,先后在菲律宾、所罗门群岛和冲绳经历了长达3年的激烈空战。谈到昔日的战争情景,滨园重善表示,成为“神风特攻队”队员根本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也不像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以及战后右翼分子宣传的那样,是什么英雄。

滨园重善说:“认为神风特攻队队员很酷的说法是错误的,成为自杀中队的一员并不是一件美好的事,也无关个人荣耀。我曾为我们的使命感到骄傲,但这是个错误。”当年坠机后留在自己手臂里的金属片还时时让步入暮年的滨园重善感觉到了60多年前的苦痛。

每当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他就愤怒地说:“有人说我们是自愿飞行,这完全是谎言。军部领导认为把这解释为飞行员的自愿行为要比说成是强迫行为好得多。”

对于右翼势力经常美化日本空军“神风特攻队”是在为天皇效忠,《朝日新闻》主编渡部恒雄愤怒地说:“他们说这些日军敢死队员勇敢并乐意去死,并在死前高喊天皇万岁,这完全是个谎言。他们其实是待宰的羔羊,每个人都在犹豫不决,其中有些人站都站不起来。他们是被宪兵们推到飞机上去的。”

神风特攻队幸存者讲述疯狂往事

美联社6月17日发表题为《神风特攻队幸存者否认为国捐躯的老套故事》的文章,作者为影山优理,全文编译如下:

飞行员们排队进入房间,每人拿到了一张表格。表格上的问题是他们是否愿意加入神风特攻队。这是一道选择题,共有三个备选答案:“我热切希望加入”、“我希望加入”、“我不希望加入”。

那是1945年。许多飞行员都是之前被免除兵役的大学生,但此时日本军队急缺人手。

手冢久四回忆道,他的少数战友很快就写完答案转身离去。但他和大多数人待了大概几个小时也无法作出决定。

他不知道当时是否有人敢于说“不”。他后来得知,少数选“不”的人被简单明了地告知要选择正确答案。

手冢很想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所以他划掉了第二个选项,写上了自己的答案:“我会加入。”

“我不想说我希望加入。我确实不希望加入。”他在位于东京郊区的住所中对记者说。

他们是奉命驾驶飞机奔赴死亡的神风特攻队队员。东京靖国神社图书馆中保留的《美国战略轰炸调查报告》和数据显示,大约2500名神风特攻队队员在战争中死亡。

有些历史书给出了更高的数字。大约每5架神风特攻队飞机中就有1架撞上了敌方目标。

书籍和电影将他们描述成在死前高喊“天皇万岁”的疯狂敢死队员。但对于这些受到爱国主义、自我牺牲和义不容辞等观念驱使的人,记者对神风特攻队幸存者和家属的采访以及相关书信和文件却描绘出了另一幅形象。他们所生活的世界就像是那道选择题—没有真正可选的答案。

“准备一死”

在当时的封建日本,为了保住家族血脉,凡是家中的长子都没有被选中加入神风特攻队。

手冢当时是名校东京大学的一名学生,有6个兄弟和1个妹妹,而且并非长子。所以他是个不错的选择,手冢苦笑着说。

他被放了5天假回家探望父母。他没有勇气告诉父母,自己被选为敢死队员。

他说,成为神风特攻队队员只有一件事是可以绝对确定的,“出发,然后就完蛋了”。

他之所以幸免于难,是因为就在他乘火车去执行神风特攻队行动时,裕仁天皇在广播里宣布日本投降。

“我已经准备一死,”他说,“我的心中已经一片空白。”

他当年23岁。如今,93岁的他说,他活的时间已经是许多神风特攻队队员的4倍。

他回忆在训练中,他们驾驶飞机在树林和湖泊上空飞出令人眼花缭乱的阵形。那个过程太刺激了,几乎令人忘记了战争。

“你知道在飞机上彩虹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吗?”他问道,眼里闪烁着如孩童般兴奋的光芒。“是一个完整的圆圈。”

“飞行员的情人”

“零”式战机飞行员是那个时代的偶像。在褪色的照片中,他们摆好姿势,胳膊搭在战友的肩膀上,开怀大笑,就好像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毫不在意。他们的护目镜推至头盔上,丝巾塞在夹克里。

“零”式战机甚至赢得了敌人的赞誉。有些日本人参军完全就是为了驾驶“零”式战机。

金井真夫死于1945年冲绳附近的一次神风特攻队行动,年仅23岁。

在一个鼓励学生支持皇军的项目中,他与17岁的女学生根岸东枝成为笔友。两人总共写了200封信。

他们曾试图约会—仅有一次,当时金井得到了一个离开训练营地去东京的难得机会。但那一天是1945年3月10日,被称为“东京大轰炸”的大规模空袭刚刚结束,所以两人未能见面。

在执行最后一次任务前,金井寄给了根岸两个小挂坠。挂坠是他用驾驶舱的玻璃做的,一个是心形,另一个是“零”式战机的形状。在那个有些模糊的心形透明挂坠上,两人名字的开头字母“T”和“M”被重叠刻在了一起。

根岸只戴过一次那些挂坠,然后把它们收在一个盒子里放了70年。

前不久,她把这些首饰捐给了筑波海军航空兵基地的纪念馆。那里是神风特攻队的指挥和训练中心,位于东京北部。眼下,社区志愿者正试图阻挠这处历史建筑的拆除计划,决心留住对神风特攻队的回忆。

志愿者举办了一场展览,展出了照片、信件、头盔、“零”式战机碎片和其他一些当时的遗留物,其中包括金井写给家人的最后一封信。

“我不知道怎么下笔,”他写道,“雨轻柔地下着,收音机里低声播放着歌曲,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我们等到天空放晴就去执行任务。如果不是因为这场雨的话,我现在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

在展览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张照片上是一名身着新娘和服的女子。她和数十位家人坐在一起,手里拿着已故未婚夫—一名神风特攻队队员的相框。照片上,举行冥婚的新娘木暮陆奥面无表情地盯着镜头。

22岁的藤田诚明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也同时被展出。

“在我的来生、来生的来生以及来生的来生的来生,请嫁给我,”他写道,“再见,木暮,我最亲爱最温柔的木暮。”

幸存者的愧疚

二战结束70年了,筑波基地当年的机场跑道早已不复存在,但依然挺立着一排排的樱花树。

在筑波训练场的另一个角落有一个地下防空洞,好几个房间在漆黑的地下蜿蜒排列在一起。这个防空洞原本设计用作应急指挥部,以备主楼在美军空袭中被摧毁后使用。

在训练中,飞行员会重复陡直上升的危险动作,然后几乎垂直向下飞行以练习撞击。他们必须在撞到地面之前调头重新飞上天空,巨大的重力加速度会将他们的身体用力向后拽。

在真正执行任务时,他们会被要求用莫尔斯电码发回最后一条无线电报,并一直按住信号键。在通信室里,一旦长长的嘟嘟声停止,人们就知道飞行员已经丧生。

93岁的柳井吉臣之所以幸存下来,是因为他当年没能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神风特攻队行动中罕见的失误。现在他经常去筑波基地。

“我对所有死去的人感到愧疚。”柳井说。他哀叹战友们的命运:他们死的时候那么年轻,还没有真正享受过生活。

马克斯韦尔·泰勒·肯尼迪曾在他2008年的《危险时刻》一书中写到过神风特攻队。他说,神风特攻队的唯一驱动力是自我牺牲精神。

开始调研之前,肯尼迪原以为他会发现敢死队员都是些狂热之徒。但他惊讶地发现,他们和美国或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年轻人没有多大差别,“非常爱国但同时又非常理想主义”。

肯尼迪强调,神风特攻队与现在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没有任何共同点。他说,日本当年参与的是一场常规战争,而且最重要的是,敢死队员别无选择。

用笔杀人

虽然“零”式战机被用于执行神风特攻行动,但它并非为这一任务而设计。“樱花”飞机则是。那是一种装满炸弹的滑翔机,用小型火箭提供动力,专门为了爆炸而制造。它们被挂在飞机底部带至目标附近后投放。

直到今天,神风特攻队仍然被人与花期短暂的樱花联系在一起。

美国人将“樱花”飞机称作“傻瓜炸弹”,因为它们的滑行距离十分有限,很容易被击落。

监督和训练“樱花”飞机飞行员并最终派他们赴死的任务落在了当年22岁的林富士夫的身上。

林富士夫认为,如果在首次提出“樱花”飞机理念时没有任何志愿者响应的话,那么这种飞机可能永远不会出现。

他就是最早支持“樱花”飞机的两名志愿者之一。后来又出现了数十名支持者。

但他永远无法停止自责,一直在思考自己当初的支持态度是否促成了“樱花”飞机的出现。

在最终看到这种做工粗劣的滑翔机时,他感到自己被欺骗了;当时有许多人认为它看上去就像是个笑话。

数十年来,林富士夫一直受到负罪感的折磨。用他的话说,他“用笔”派遣了数十名年轻人奔赴死亡—他指的是自己每天都要写下去执行“樱花”任务的人名。

为了防止有人怀疑他不公正,他把自己最喜欢的飞行员最先送上了战场。

战后,林富士夫在名为《自杀驾驶》的文章中写道:“每一天,每一年的365天,每当我想起那些死去的人,眼泪就会开始往下掉。我不得不跑进厕所里哭泣。在哭的时候,我心里觉得他们还是活生生的,就好像很久以前那样。”

“我记得我用笔杀死的许多人,我为令他们无谓死去感到抱歉。”他常说,他希望自己的骨灰被撒在冲绳南部岛屿附近海域,那里是他的神风特攻队队员阵亡的地方。

本文由vr彩票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日老兵揭慰安妇罪行:士兵排队泄欲像等着上厕

关键词: vr彩票